乐猫论坛

搜索
查看: 456|回复: 125

武侠钜作《江湖勿忘》校正版 作者:唐家太公 txt完结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06: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品长篇连载小说

——  【热血玄幻,全民追读】



乐猫第一次发布《江湖勿忘》,提供《江湖勿忘》全本资源,确保是所有免费手打版本中最全最给力的,禁止反复发帖,祝书友们阅读愉快!



简介:

一起连环血案引发江湖两大门派齐聚华山,解开华山派的秘密,更大的阴谋才刚刚开始。 远古雕像和身上的龙纹图案,传说纷纭的千古奇书,帝王和江湖霸主的梦想,一切关键都在主人公的身上。


内容节选:

   叶枫一皱眉:“什么草图?”

    唐仇道:“据说这张古卷是朝廷中一个神秘人物拿出来的,草图上面描绘的是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设计图,就是后来他们想要研制的唐雷。当年的唐太公和雷惊天之所以决定抛弃旧仇转而联手合作,多半还是因为看过了这幅草图的缘故。两人都是机关和火器制造方面的名家,能够打动他们,可见草图上的武器其威力实在是非比寻常。”

    朝廷?神秘人物?叶枫心里有些惊疑不定,看来当年唐门和霹雳堂合作背后的推手竟然是朝廷。可是居然有人敢于挑战两大门派和背后的朝廷势力,破坏这样的联合还进行了大屠杀,难道是为了这张古卷?看来这张古卷上的草图确实是异常珍贵。

    唐仇继续说下去:“无论如何,唐雷计划就这样开始了。蜀中唐门派出了四奇中的云手唐傲,霹雳堂领头的则是我外公带着我母亲雷凤。我父亲唐傲一双巧手精于制作,而我母亲聪敏非凡设计上常有巧思,两人合作很快擦出火花,日久生情终于走到了一起,就在那个时候,他们偷尝了禁果,还有了我。”

    唐仇说到这里顿了顿,对于父母当年的这一段,说起来确实有些难为情。

    “可是那张古卷上的文字叙述和草图所揭示的东西已经大大超越了我们现在所能理解的东西,技术上完全达不到,所以研究了两年唐雷还是没能成功。就在这时,我外公接到总堂的命令,让他带我母亲回去报告研究的进展。就在出发前,我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她留了下来,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父亲并商量婚事,而由我外公单独回总堂报告。他们一直幽居在华山秘窟之中,自然不知道此刻江湖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唐门唐太公和霹雳堂大当家都已经失踪了,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

    唐仇此刻脸上现出了一种激愤的神情:“就在我外公走后不久,十个戴着鬼脸面具的杀手突然闯入了秘窟。他们武功极高而且心狠手辣,见人就杀,不留活口。那些唐门和霹雳堂的精英完全不是对手,纷纷被杀,我父亲也身受重伤。危急时刻他把我母亲藏进自己居住的石洞里石床下面的一个密道里才侥幸躲过一劫。我母亲在密道里不知道躲了多久,,当她出来的时候,整个秘窟中已经没有了活人,只有遍地的鲜血,飞溅的碎肉和残缺的尸体。”

    叶枫专心致志地听着,那十个戴着鬼脸面具的杀手大约就是所谓的“十殿阎罗”了,而提到石床下的密道,他马上想起了那个藏着夺命金蟾的密室。看来唐傲早就发现了那个密室,而石洞里墙上的字迹符号也是他画上去的,分明是在计算研究着什么,只是不知道他从中到底发现了些什么。

    唐仇的情绪已经越来越激动,身体有些瑟瑟发抖:“我母亲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父亲的尸身,她把他搬回了石洞放在石床上。她为他清理干净血污,好像他只是像平常一样疲倦了小憩一会儿,只是睡着了而已。可是我父亲再也没有醒过来。我母亲守着他的尸身,不眠不休地守了好些天,直到最后他的尸体由软变硬又由硬变软,已经开始腐坏。终于,她用一把刀砍下了我父亲的头颅!”

    叶枫吃惊地“啊”了一声,他想起了石床上那具没有头颅的骸骨,想不到那竟然就是唐傲。

    唐仇有些哽咽,几乎要说不下去了:“我母亲把头颅用布包裹着捧在手里,就这样走出了秘窟。我的外祖母是江南明家的三小姐,我母亲在半清醒的状态下捧着我父亲的头,就这样一直从华山走到了江南明家。在她的哀求下,明家人剥下了我父亲的面皮,用它制成了一张人脸面具。从那一刻起,我母亲就坚定了报仇的心。”

    原来那张面具是江南明家用唐傲的面皮制作的,难怪连从小带大唐傲的唐残也不能分辨真假,四大奇门之一的江南明家的化装奇术果然天下第一。叶枫脑海里想象着一个悲哀的女人手捧着爱人的头颅行走的场景,只感觉浑身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唐仇大口地喘息着,平复了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讲述道:“没多久我外公接到明家的消息也赶了过来,那时候江湖上已经形成了新格局,霹雳堂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雷破天一手建立的大雷门。外公为了安全让我母亲悄悄隐居起来,再后来,我就降生了。我母亲当年受刺激过度,精神状态一直不大稳定,时好时坏,但是从我记事起,她就一直不断地给我讲述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诫我一定要报仇。从小到大我的生活就只有一件事,不断苦练唐家和雷家的武功,我活着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我父亲报仇。这样的隐居生活一直到了去年我满二十岁,外公告诉我,报仇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rar

1.68 MB, 下载次数: 83

售价: 2 金币  [记录]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23: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声音十分惶恐,很不知所措。

    张宁与柳秀秀大吃一惊,张宁皱了皱眉眉头。三月份王妙春还与柳球球一起来齐都拜访岳父岳母,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柳秀秀哭喊道:“怎么会这样。”

    片刻后,柳母从外走了进来。她本就体弱多病,这会儿又受到了惊吓,脸上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又气喘嘘嘘。

    张宁立刻上前扶起柳母,柳母瘫软在了张宁怀中,惊慌道:“怎么办?小宁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宁向柳母体内渡了一道真气,又抚了抚柳母的后背,帮着顺气。待柳母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张宁镇定道:“怎么回事?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柳母慌忙从袖子内拿出了一封书信带给了张宁,说道:“信上写着的。”

    柳秀秀还在哭泣,张宁摸了摸她的头,说道:“照顾伯母。”说着,张宁接过了书信,又将柳母交给了柳秀秀。然后打开书信观看。

    看完书信之后,张宁眉头深锁。

    王妙春是十天前死的,王妙春死后,王妙春父亲王如意便因为贪污罪被打入打牢,一块儿进去的还有王如意的其他三个儿子,以及各自的儿媳妇,孙子,孙女。

    当然也包括柳球球还有虎头。

    总而言之,全家一锅端了。

    紧接着,王家的家产便被抄没了。家中的奴婢,都被遣散离开。这一封信,还是王家的一位西席先生写的。

    “张哥哥怎么办?”柳秀秀梨花带雨的扶着柳母,不知所措道。

    “先扶着你伯母回房歇息,再去我床下找找,有一株百年老山参,等下煎给伯母喝下。”张宁说道。

    “要不要通知爹?”柳秀秀抽泣问道。

    “伯父不过是衙门内的微末小吏,这件事情帮不上忙。等他下班回来告诉他就行了。至于陈阳县那边,我去一趟。”

    张宁说道。

    说完后,张宁又摸了摸柳秀秀的小脑袋,再用袖子给她擦了擦泪花,沉声说道:“万事有我在,不必担心。”

    “嗯。”柳秀秀重重的点了点头,慌张的心肝,便定了下来。张宁安抚了柳家母女之后,立刻换了一身行头,弄了一匹好马,驰骋向陈阳县而去。

    陈阳县距离齐都并不远,张宁快马一日夜便到达了陈阳县。

    ............

    三月初九这天。

    王妙春带着惶恐之心,丧家之犬一般的离开了齐都之后,便带着柳球球独子虎头回到了陈阳县。

    陈阳县在京畿这一片地域的诸多县城之中不起眼,但是比整个齐国的县城都要繁华许多,人口足有四五万之多,商业繁荣。

    王家世代都是县内的大官吏,王妙春之父王如意更是这一任的陈阳县丞,在这县城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王家在县城内的宅邸很大,足有三进。王家父子五人,加上家眷奴婢护院近百口人,便生活在这大宅子内。

    王妙春回到自家后,心中的惊惧这才稍稍平复。心想。“张宁那厮,应该不会追来陈阳县找我麻烦了吧?在这里我可以高枕无忧。”

    心情平复下来之后,王妙春便有些心痒。

    想到有些不可描述的妙处,王妙春便不等妻子下车,自己先下车,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院子内,唤来了一位奴婢问道:“胡夫人可在?”

    “回禀三老爷,胡夫人去街上买胭脂去了。”这奴婢回答道。

    “真是扫兴。”王妙春被泼了冷水,有些怏怏。

    这胡夫人却是王妙春开春的时候新纳的第四房小妾,真是风骚入骨,美丽如花,妙不可言。

    王妙春在齐都的时候,被郎中打趣说,“贤伉俪需要节制房事”。却不是因为柳球球,而是王妙春日夜在胡夫人房中放肆,这才导致肾虚。

    王妙春一路坐马车回来的,没见到美人很无趣,劳累也涌上来,便回房歇息去了。

    不过他却不知道,他的胡夫人却不是在街上买胭脂水粉,而是在县太爷张子超的怀中作乐。

    县衙。

    县衙分作前衙,为县太爷坐堂,以及众多官吏办公的地方。后衙则是县太爷生活起居的地方。

    县衙很大,不过因为建造年代久远,所以显得很陈旧,勉强过的去而已。

    后衙一处小院子,凉亭内。院子外有人把风,院子内只有县太爷张子超与胡夫人。此刻胡夫人罗衫半解,坐在张子超的怀中,二人的身前放着一张石桌子,桌子上放着酒菜。

    胡夫人一边与张子超胡闹,一边喂酒给张子超喝。

    张子超二十出头的年纪,生的十分英俊,身材又魁梧,是少见的伟男子。他气息平稳,心脏跳动极为缓慢有力,显示出深厚的真气修为。

    张子超饮下一杯酒后,香了胡夫人的香腮一口,一脸满足道:“有美人陪伴,当真是快活赛神仙。”

    胡夫人吃吃笑着,娇声说道:“老爷可真是会哄奴家。”

    “可不是胡话,而是真心的喔。不信的话美人摸摸我的心,是不是噗通噗通的跳着?”张子超坏笑着抓住胡夫人手腕,往自己胸口凑。

    “咯咯。”惹得胡夫人咯咯娇笑不已。

    二人肆意胡为了许久之后,张子超这才敛容说道:“那王妙春日夜索取无度,恐怕已经已经命不久远了。等王妙春死后,我便下令将王家抄家。这件事情办完,美人可要在逍遥侯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

    “这个老爷还请放心,只要事情办的漂亮,逍遥侯有求必应。王家世代积累的财富颇多,这一笔财富到手。逍遥侯必定会记下老爷您的功劳,老爷您就等待好消息。步步高升吧。”

    胡夫人娇笑着说道。

    现如今江湖上涌现出了一个神秘人,人称逍遥侯。这位逍遥侯乃是海外绝巅城城主,号称是江湖上最豪爽,最大方,最有财力,最有势力的人。

    有许多天境成名高手,地境潜力高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汇聚到他的麾下。

    其中赫赫有名的鬼灵岛三仙之一,长青仙任飞雪。更是做了逍遥侯的说客,到处为逍遥侯招募人手。

    一时间,绝巅城的势力膨胀的极为迅速,惹得江湖上许多的势力忌惮不已。

    这张子超本是一位普通人,侥幸学了一些粗浅武艺。机缘巧合加入了绝巅城,有幸远远见过逍遥侯一面。

    因而获得了上乘功法,功夫一日千里。更有幸做了县令。而胡夫人明面上是王妙春的小妾,他的姘头。

    其实是逍遥侯麾下专门敛财的人。

    二人同是绝巅城麾下的人,便盯上了王家世代积累的财富。
------------


    陈阳县大牢。

    这大牢设在县衙的附近,是一栋独栋的建筑。与天牢相比,县大牢却要简陋许多。屋顶瓦片下边就是牢房了。

    不仅明亮,还很通风。也没有衙役看管,只有几个牢人负责看着。

    小县城的大牢,平常没多大用处。所以房间不过是四五十间而已,而此刻房间几乎快要住满了。

    王家一家三十几口人,全住在这里。

    王家处境很惨。

    王家当家老太爷王如意罪名是贪污,数目还很大,摘掉乌沙,抄家是肯定了。重则问斩,轻则流放。

    而王家的男丁女眷,男丁估计也是流放,女眷幼童则要没入官府,作为奴婢。

    王家世代官宦人家,这下场当然惨的很。

    不过王如意在县城内做了多年县丞,还是留有一点香火人情的。看牢房的牢头,牢人们都对王如意有些关照,饭菜有一壶小酒,还有肉。

    不过其他人就很惨了。

    一碗米饭,一碗咸菜汤而已,而且是一天两顿。此刻乃是上午,牢人们端来了饭菜,给王家老小吃。

    柳球球与儿子虎头关在一起,身上穿着囚服,蓬头垢面十分可怜。这饭菜柳球球吃得下,虎头却是吃不惯。

    不仅吃不惯,吃下去还得拉肚子。此刻更是嚎啕大哭,抱着柳球球的腿,叫道:“娘亲,娘亲,我要吃小米粥,我要吃小米粥。”

    “虎头乖,虎头乖。等下娘亲再给你熬小米粥。”柳球球惶恐的抱起虎头,拍着虎头的背,柔声安慰。

    刚死了丈夫的女人,又被关押在大牢内。等判决后,恐怕要被当做奴婢贩卖了。柳球球生性绵软,更是不知所措。

    孤儿寡母,缩在一起,可怜极了。

    .............

    中午,艳阳高照。这天儿热的邪门,陈阳县仿佛就是一口热锅,煮得沸腾。张宁一袭白衣,头系纶巾,佩着柳叶刀,乘一匹黑色骏马,踩着烂银打造的马镫,来到了陈阳县城外。

    进入县城不好乘马,张宁便翻身下马欠马步行。路上询问了一下县衙的方位,张宁来到了县衙外。

    县衙外有几个衙役在值守,都是懒洋洋的看起来没精气神。

    “什么人?来干什么?”一个衙役懒洋洋的看着张宁道。

    张宁从头上拔下了一根头发丝儿,吹了一口气。这头发丝儿,便化作了一个黑点,咻的一声射向了衙门外的一根圆柱子。

    “噗嗤”一声,圆柱子被射了个对穿,去势不绝,头发丝射中了后边的墙壁,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要见你们县令。”张宁淡淡的说道。

    衙役们早就看呆了,其中一个甚至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儿,误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过了许久,其中一位衙役这才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屁滚尿流的进入了县衙内。

    其他衙役则一脸恐惧的看着张宁。

    张宁一脸淡然的站在门外晒太阳,不久后,一阵脚步声响起。张子超从衙门内走了出来。

    他身上穿着一件便服,略有些衣衫不整,身上泛着一股女人的香味。刚才他还与胡夫人在一起厮混,一听衙役的禀报立刻赶了出来。

    当他看到张宁的时候,看到张宁头发丝儿弄出来的动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可比衙役们有见识多了,知道来的人非同寻常。

    极可能是传说中的天境高手。

    “在下陈阳县县令张子超,不知道这位前辈有何指教?”张子超言辞极为谦卑,拱手作揖道。

    “你可是抓了王家一家人?”张宁淡淡问道。

    “是的。”张子超顿时心惊肉跳,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踢到铁板?这貌似平平无奇的王家,居然有天境高手庇佑?

    “王如意贪污是真的吗?”张宁又问道。

    “真的。”张子超硬着头皮说道。这事儿其实没冤枉王如意,这老家伙是个老油条,上下其手,着实是贪了不少。

    “王家我不问。王妙春的妻子柳氏却是我亲戚,你把他们放了。”张宁说道。

    “好说。”张子超连忙说道。

    “陈金,你立刻去后衙叫上两个婢女,接着柳氏出来。让婢女伺候沐浴更衣,好生招待。”

    张子超连忙唤了一个衙役说道。

    “多谢了。”张宁见张子超这么识趣,脸色便柔和了一些,有些客气道。

    张子超趁机说道:“接出柳氏还需要一段时间,前辈还请入内歇息片刻。”

    张宁点了点头,说道:“好。再给我这马喂一些好料。”张子超连忙答应,然后引着张宁进入后衙。

    进入后衙大堂后,张子超一边让人奉茶,自己则告罪了一声,去找胡夫人去了。

    不久后张子超与胡夫人一起来到大堂内朝着张宁跪下,胡夫人从袖子内取出了一张银票奉上。

    “这是什么意思?”张宁颇为奇怪的问道。

    胡夫人略有些惶恐道:“回前辈的话。我们二人乃是海外绝巅城城主逍遥侯的门下,负责收集财物。那王家确实是贪污,但是王家三郎王妙春确实是我们合谋害死的。这张银票是王家的全部家产,总共一百万两白银。”

    “我们知道罪孽深重。前辈可以杀了我们,但请前辈不要深究此事。”张子超也很惶恐道。

    这事情迟早穿帮。

    这踢到铁板,总要付出代价。

    张子超与胡夫人略作商量,就决定和盘托出了。对方是天境高手,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一死百了反而痛快。至于二人死后家中老小的问题,自然有绝巅城的人照顾。

    张宁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与绝巅城扯上关系。直觉告诉张宁,这件事情过后肯定有一些麻烦。

    倒也不是怕绝巅城报复。

    因为张宁本来就不打算杀了张子超,胡夫人。王妙春那厮这般讨厌,张宁才不会为那厮报仇。

    “这钱我收下了。至于王家的事情,我说过不过问。所以你们不必太过担心。”张宁摇了摇头,说道。

    张子超与胡夫人有些吃惊,张宁自称与柳氏是亲戚,这杀了人家丈夫,对方居然不追究。

    吃惊之余,更多的是狂喜。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张子超与胡夫人连忙叩谢道。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23: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锦衣卫指挥使金长恨奉命离开了,八大千户也大部分退走了。这一次行动是以锦衣卫为首,东厂为辅。

    手起刀落,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

    而被留下来的则是“凶鬼”陈平。

    “公公特地留下下官有何吩咐?”陈平仍然坐在位置上,但屁股稍稍抬起一些,拱手问道。

    虽然上一次抓捕王骁将的事情是由他负责,但其实在八大千户之中他不是最出色的人。

    现在所有人都离开了,唯独留下他他当然会疑惑。不过他并不紧张担心,因为张百公虽然杀人不眨眼,但对自己人却是极好。

    只要不背叛张百公就没有问题。

    “还记得那一次我让你调查的那天牢牢人张宁吗?”张百公脸色不复刚才冷厉,却仍然显得冷淡。

    “印象深刻。”陈平回答道。

    谈起这件事情,还真是惊奇的很。当初是他抓捕了王骁将,将王骁将押入天牢并交代张宁好生照顾。

    那件事情,他早就抛之脑后了。但是年前宁国公府上演了一场大戏,这场大戏本来是有定局的,却被一个横空出世的人给搅局了。

    这个人便是张宁。

    一个小小的牢人,十分的不起眼,居然暗藏雷霆,惊天动地,当真奇妙。

    “将你调查的结果再说一遍。”张百公说道。

    “张宁......。”陈平记忆力极好,一字不漏的将当初的调查结果复述了一遍,但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情报。

    就是张家在天牢内待了多久,已经无从查起了。最早有记录的是八百年前的事情。

    恐怖。

    “自从世子之位定下之后,宁国公李乾宁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查出来他去了什么地方了吗?”

    张百公随即又问道。

    “李乾宁的修为太高,行踪又隐秘,除非是您与指挥使亲自跟踪调查,否则极难查出来。”陈平摇头说道。

    张百公将整个齐都经营的铁通一般,锦衣卫,东厂,禁军,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神。

    李乾宁消失了一段时间,他早就知道。

    但监视是有局限的,有的人并不好监视。

    “公公为何旧事重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陈平随即疑惑道。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只是问问。你先下去吧。”张百公摇了摇头,说道。

    “是。”陈平虽然疑惑,但不敢多问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而张百公则微微闭起了眼睛,然后抬起双脚,盘坐在了椅子上,手撑着下巴,很是随意。

    “虽然你隐藏的功夫极为厉害,但却瞒不过我的眼睛。一头凶虎!原来李乾宁为了你改变世子人选的秘密,就是你本人。你是谁,你为什么盘踞在齐都城内?张家居然潜伏了数百年,为什么?”

    张百公心中浮现许多疑惑,却得不到解答。唯一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张家潜伏在齐都的目的与他无关。

    因为数百年前他还没有出生,他的家族也不是世家,没有那么长远的历史。

    就算张家有什么布局,也不会是针对他的。

    ..............

    又过了一月。

    这天儿还是那天,不曾下过一滴雨。这温度不仅没有随着节气而冷下,反而愈发炎热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局势都在张百公的掌握之中。

    张百公麾下的官吏,党羽出奇的能干,既开仓赈灾,又派兵平叛。这场浩浩荡荡的八州叛乱,便被张百公轻而易举的平定了下来。

    自此之后,这朝野上下对张百公的评价,便有了一些不同。

    因为在张百公上台之前,齐国的朝廷绝对没有这么强力。毕竟是千年皇朝,不少地方都已经腐烂掉了。

    而张百公上台之后,大刀阔斧的铲除异己,虽然也杀了王骁将这样的清官忠臣,却也杀了许多贪官污吏,提拔了一些能干的大臣。

    不过此事与张宁无关。

    张宁并不想与张百公起什么瓜葛,不管是李元霸的旧情人太后李女王,还是别的什么。

    张宁目前就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分守己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而随着张百公雷厉风行的举动,城外的流民也被陆续安置。张宁与柳秀秀两个人一起连续十几天去帮忙熬粥之后,就没有事情干了。

    二人的生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张宁游手好闲,柳秀秀以帮柳母织布为主。

    而自从那天之后,柳秀秀便再也没见过陈青鳞,不时会念叨。这日中午,张宁在自家的院子内晒太阳。

    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的。

    尽管现在天气很热,晒太阳有点不合时宜。

    柳秀秀则蹲在地上,头上带着一顶草帽,手中拿着镰刀,正在院子内割草,挥汗如雨。

    她偶尔抬头看一眼张宁,却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张宁有真气,会武艺,不惧寒暑。

    秀秀是能干的姑娘,很快就将院子内的杂草给清除光了。她站起来抹了抹汗,站起来叹道:“这天真的是怪了,明明是秋天了。还这么热。”

    “这种事情偶尔也会发生的。”张宁随口说道。

    “张哥哥你不要说的这么轻巧,这么热的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柳秀秀瞪了一眼张宁。

    随即她又想起了自己的青鳞姐姐,叹道:“不知道青鳞姐姐去干什么了,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了。青鳞姐姐这么美丽,心地又这么善良,真想和她成为好姐妹。”

    张宁看了一眼柳秀秀,心想。

    “就算是交上朋友,那也应该是兄妹。更何况,张百公肯定不会与你这傻妮子做朋友。”

    理论上来说,这偌大的齐国内基本上没有人能看出张宁的修为。但是张百公是特殊的一个人,他看出来了。

    反过来,张宁当然也能探查出陈青鳞并不普通。

    拥有陈青鳞这样修为的人,在整个齐国内屈指可数。张宁稍微猜测一下,就能猜出陈青鳞是谁。

    “堂堂张百公居然换了女装,前往城外熬粥,帮助灾民。这个人肯定是故事的人。”张宁有时候会这么想,但更多的是不想与张百公扯上什么关系。

    所以柳秀秀念叨的陈青鳞再也没有出现,对张宁来说是好事。

    “秀秀,秀秀。你姐夫没了。”就在这时,柳母的声音响起。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23: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沿路东厂番子纷纷单膝拜见,口称公公。陈青鳞面容冷峻,说道:“金大人与各位千户都在吗?”

    “都在。”一位东厂番子说道。

    陈青鳞目不斜视,足下生风,大氅微微飘扬,向着大堂而去。大堂内,坐着许多足以让普通官员头皮发麻的人。

    东厂八大千户,锦衣卫指挥使金长恨。

    这九位响当当的人物,见到陈青鳞齐齐起身道:“公公!”陈青鳞点了点头,然后来到了悬空的主位,大马金刀的坐下。

    自称是陈青鳞的美丽慈善女人,却原来是操生杀大全于一身,独断朝政,九千九百九十九岁的张百公本人。

    “长恨,叛军与粮食商人的事情怎么样了?”张百公问金长恨道,声音不复温柔,冷硬霸道。

    八州大旱,再加上江湖动荡,一股股叛军已经出现了。但是张百公已经派遣将军去平叛了,他问的不是叛军的情况,而是叛军的主谋。

    天灾往往与人祸相始终。

    “已经查清楚了,主谋是宗室陈康王,从犯有礼部左侍郎李棉,郎中陈横等等,足足有十几人。”

    金长恨说道。

    金长恨四十出头的面容,容貌极威仪,加上人高马大,声音特别硬朗,给人以一种定海神针,可镇四海的气势。

    金长恨拥有天境修为,而且极强。今年一百二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更是精明强干,重整衰败的锦衣卫。

    金长恨与张百公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一步步到达天境之后,二人联手,才铸造了现在张百公的赫赫权势。

    “全部灭门!”张百公言辞不变道。

    众所周知与张百公作对的人,自己被杀是幸运,不幸的是全家死光光,上至八十岁老母,下至襁褓中的婴儿,一个不留。

    金长恨面上却露出少许难色,说道:“别人倒也算了,那陈康王乃是皇帝的叔祖,他又很能生,有上百子孙。如果全部杀了,那会牵扯一大批人。也是断了皇族一脉。”

    “今天如果不杀陈康王,明天见又会有各路王爷出来与我作对。正好杀鸡儆猴,敲山震虎。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朝廷上,还是江湖上,或者是乘乱支持叛军与我作对,下场只有一个,灭门。”

    张百公却是说道。

    音似伴有杀气,冷厉彻骨。

    这大堂内也似浮现出了血腥味,让人隐隐作呕。

    坐在主位上的人,便是张百公。

    唯我独尊的张百公!!!

    “是。”金长恨收敛面容,应声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4: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称意即相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露湿行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卧看明河月满空,斗挂苍山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古只青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事悲人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起舞闻鸡酒未醒,潮落秋江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续高高挂起,冯苦苦伤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海边,长江内,多少渔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46 天
连续签到:4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15: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荆公旧日题:何处无鱼羹饭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提示
1、禁止发表纯字母或标点回复,如“aaaaaaa”“hfeuihfeihfiwhfwe”“iiiiiiiiiii”等
2、禁止用输入法随意打出的无意义回复,如“韩的积为大发热”等
3、过于简单的回复,如:“谢谢!谢谢!谢谢!谢谢!”“good!good!good!”等
4、相同内容连续在三个主题贴以上的回复,严重者相同的回复连续翻顶旧贴,造成整个板面被冲占
5、全民举报恶意灌水:www.lemao.cc/thread-427268-1-1.html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